我要网赚

导航菜单

【原创】充电桩企业倒闭潮来临,千亿市场钱景何在?——充电桩运营行业研究分析_我要网赚

个人投资充电桩赚钱吗本文约5800字,阅读时间约为10分钟。

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迈入“百万年”,然而充电桩配套建设大大滞后。充电桩千亿级市场规模,仍有极大的发展空间;但充电桩运营市场困境长期存在且尚未破解,前期投入高、使用率低、盈利周期长、持续亏损。充电站可达到盈亏平衡,公共充电桩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众多网红充电桩公司死在黎明前。当前充电桩运营市场最关键的问题是提高充电桩利用率,尽快实现盈利,才能保障后续资本持续进入,盘活整个充电桩市场。

一、行业规模

根据中国企业工业协会数据,2018年1-1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销售102.98万辆,进入了第一个新能源汽车推广“百万/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221万辆,预计到2020年保有量500万辆。按照国家能源局最初规划,伴随着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推广量达到500万辆,充电桩要建桩480万个。根据充电桩运营实际经营,行业普遍认为,若按照车桩比1:1建桩,充电桩利用率将更低,车桩比4:1是相对较为合理的布局。按照这一数字计算,2020年我国则需要累计建设充电桩125万个。

中国充电联盟发布2018年11月充电设施运行情况,公共桩保有量达29万台,私有桩43.8万台。这意味着,未来两年半时间里,至少还需建设充电桩63.8万个,充电桩运营市场千亿规模。

图 公共桩和私有桩数量

图 公共充电桩充电量

图 单桩使用效率 二、行业现状及盈利情况

充电桩可分为公共桩和私人桩,公共桩需要充电运营商参与运营,是可以获得盈利的领域。公共桩又分成分散式充电桩和集中式专用充电桩。其中,分散式充电桩是对社会所有电动车都开放的,集中式专用桩则只服务运营类车辆,例如:公交车、出租车、物流车等。

充电站主要建设在主干道及高速公路,主要参与者国家电网等国企,也有部分民企加入。专用充电站前期投建成本高、周期长。由于运营车辆往往以车队形式存在,少则几十辆、多则上百辆,可以为充电桩运营提供稳定的充电车源,这就意味着,运营车辆有较清晰的盈利预期。服务运营车辆虽然利润前景可观,但需要前期大笔资金投入。

分散式充电桩利用率低,成本回收难。分散式公共充电桩当前利用率普遍低于 15%,利用率偏低来自于多个因素:

(1)行业发展初期充电桩运营商跑马圈地,造成充电桩分布不合理;同一个城市中,中心城区充电桩利用率可达到 70%,偏远郊区利用率却极低,因此充电桩分布不合理导致整体利用率偏低。

(2)停车费高企、燃油车占位导致充电成本高昂;

(3)设备兼容性不足、结算体系不统一等问题仍然存在。

由于充电服务费仍是运营商主要来源,利用率较高的集中式充电站收益较高,而分散式充电桩盈利不佳(利用率低)。

私人充电桩主要为慢充,充电功率7-40KW不等(深圳市辖范围内地下停车场不得安装30kW以上充电设备,不分交直流)。私人充电桩多为随车配送,运营商收取施工安装费用,盈利空间有限。接家用电安装的私人充电桩,享受阶梯电价;接国家电网的私人充电桩,享受平价电,但电动车用户需请专门人士接网;另外私人充电桩也可以接物业电,电价水平相对较高。

按市场平均价格慢充公共充电桩成本均价2万元,快速充电桩成本在10万-20万元之间,加之土地使用费、基础设施、配电设施、运营等成本,仅依靠售电价差和充电服务费,在短期内难以达到盈利的目标。

业内普遍表示,充电桩使用率要达到30%以上才可能盈利;然后目前上海市充公共充电桩使用率平均为2%左右,部分公共充电桩的数据不高于6%到7%,使用率过低成了制约充电桩运营行业发展的瓶颈。

三、主流商业模式

现有充电桩运营商主要收入还是来源于充电服务费,但纯靠充电服务费运营商无法实现盈利。充电桩运营商也在进行盈利模式创新,改变以充电服务费为单一收入来源的模式,以求早日实现盈利;但目前商业模式尚未得到验证。

国家能源局于近期发布了一份《中国充电基础设施发展年度报告(2017-2018版)》,在报告中介绍了几种充电运营商探索的业务模式。

第一,众筹建桩模式。众筹建桩是万帮新能源早期提出的商业模式,即通过投资方、运营方和场地资源方有效整合社会资源、分摊成本、共同盈利。在完善的过程中,万帮新能源又引入了充电站融资租赁、专用桩租赁、司机定向消费众筹建桩、私桩共享与人人电站等模式。

第二,批发零售电力+充电服务模式。随着新电改政策落地售电侧放开,鼓励社会资本投资成立售电公司。充电运营商也可以进行投资获得相关资质,然后以批发价获得电力,再以零售价收取电费,赚取电价差,使之成为新盈利点。

第三,车位经营+充电服务模式。随着“全面放开社会资本全额投资新建停车设施收费”的鼓励政策实施,充电运营商可加紧抢占停车位场地资源,以便实现停车充电可调、可控,提高充电桩利用率,同时还可以停车位营收反哺充电服务行业。

另外,充电运营增值服务还可增加广告服务,即在充电桩上安装液晶屏或广告灯箱,通过广告收入平衡运营成本。以及拓展大数据应用,通过抓取新能源汽车使用数据,为汽车维修、保养等提供精准信息等。

图 充电桩运营商业模式

四、行业政策及趋势

(一)统一技术标准

2015年12月28日,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联合国家能源局、工信部、科技部等部门,在京发布新修订的电动汽车充电接口及通信协议5项国家标准,新标准2016年1月1日起实施。 

此次5项标准修订全面提升了充电的安全性和兼容性。在安全性方面,明确禁止不安全的充电模式应用,能够有效避免发生人员触电、设备燃烧等事故,保证充电时对电动汽车以及使用者的安全。兼容性方面,用户仅需更新通信协议版本,即可实现新供电设备和电动汽车能够保障基本的充电功能。

(二)运营补贴有一定门槛

充电桩也和新能源汽车一样享受补贴优惠,主要集中在公共充电桩建设运营领域。从2017年各地方发布的充电桩建设的补贴政策来看,充电桩补贴基本可以归纳为三类:按投资总额进行补贴、按功率进行补贴,以及在建设补贴的基础上,叠加运营补贴。

深圳补贴政策要求申领补贴的运营商所建充电桩总功率需要达到8000千瓦以上。已建成的充电设施需要接入深圳市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服务运营监控平台。按照充电设施(站、桩、装置)装机功率,对直流充电设备给予600元/千瓦补贴,交流充电设备(40kw及以上)给予300元/千瓦补贴,交流充电设备(40kw以下)给予200元/千瓦补贴。

(三)充电服务费下降趋势难挡

虽然2014年开始,国家电网率先发出放开民营企业进入电动汽车充电市场的风声,当年7月,国家发改委也发布了《关于电动汽车用电价格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14]1668),进一步明确了电动汽车充电业务电力接入和用电价格的指导意见,允许民营企业在电费的基础上收取充电服务费。但随着电动汽车保有量的持续增加及充电服务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充电服务资费将犹如手机资费一样被要求降低,目前众多省份已出现资费下降趋势。

(四)未来国网运营平台统一结算

国网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国家电网全资子公司)与各省电力公司成立了合资子公司,开始全面介入各省市电动汽车充电服务的监控和集中管理。所有属地的充电桩,将在未来一段时间被要求接入国网电动汽车服务公司在各省的运营网络,并通过国网唯一的运营平台结算电费及充电服务资费。而在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四川、江苏等地,特来电&星星充电的部分盈利性充电桩已接入该网络。这意味着用户通过特来电&星星充电缴纳的充电费及充电服务资费,将先进入国网电动汽车的资费平台,并由国网电动汽车服务公司约定与这些单位的费用结算时间。此后,对应的充电服务资费,将由国网电动汽车服务公司统一征收3%-5%的平台费用后,对特来电&星星充电这样的充电服务运营商最终结算。

(五)民企和两大电网联合发展,势在必行

2018年12月,特来电拟与国网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南方电网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蓝天伟业清洁能源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万帮充电设备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河北雄安联行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暂定)。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亿元,将涉及互联网平台建设运营;新能源汽车充换电设施运营;新能源汽车充换电服务;新能源汽车销售、零配件产品销售;新能源汽车租赁服务;停车场管理服务等。

五、竞争分析(一)国内竞争分析

目前,在充电桩市场已形成了国有、民营、混合所有制并存的产业格局,top3 市占率超过80%,市场集中度高。

截至2018年年6月,公共充电桩运营规模超过1000台的充电桩企业共有16家。前三大运营商为国家电网、特来电、星星充电,合计市占率接近80%,市场高度集中。其中特来电运营充电桩数量达到11.2万个,位居第一,市占率超过 40%;国家电网和星星充电的运营数量5.65万和4.4万个,分列第二第三。上汽安悦及比亚迪、普天等处在第二阵营中,充电桩运营数量均超过了1万个,分别为1.44万和1.26。而深圳车电网、特斯拉、比亚迪等其他运营商的规模则在几千个左右。

图 截止2018年10月我国公共充电桩运营商运营数量(单位:万个)

1、特来电

青岛特来电新能源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青岛特锐德的子公司,特锐德以箱式变电站业务为起点,是中国最大的户外箱式电力产品系统集成商和箱变研发生产企业。 2014 年公司成立子公司特来电,专门从事新能源汽车充电业务。截至 2018 年 10 月,特锐德运营公共充电桩 11.84 万个,市占率超过 40%,居全国第一。上线运营数量均居全国第一,是国内首家充电量突破 10 亿度的充电运营商,也是国内唯一实现充、放电双向流动功能的充电站。

目前特锐德自主研发了世界最大的电动汽车充电大数据云平台,该平台与宝马、大众、曹操专车等车企合作,实现车桩资源共享;并与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 及共享汽车平台“GoFun出行” 合作,提供绿色、便捷、 经济的出行服务;同时该平台还引入百度地图、高德地图和四维图新等,双方共享流量及大数据布局,并提供停车地图、沿途充电站服务推荐、实时反应充电站当前占用情况、价格及相关服务信息等多元化服务;另外,该平台还与中国最大的支付平台“支付宝” 紧密合作,为车主提供一站式充电全流程服务。

截止2018年第三季度,特来电累计成立子公司88个、项目落地城市288个,累计投建充电桩约19万个,上线运营超过12万个,累计充电达到10亿度。特锐德预计充电板块今年可实现盈亏平衡(去年亏损 2 亿元)。

 

2、星星充电

万帮充电设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星星充电,其母公司为万帮新能源投资集团。万帮新能源旗下有四块业务:充电设备生产——万帮德和;充电桩运营——星星充电;新能源汽车销售——万帮新能源 4S 店;私人用户充电桩配套服务——云安装。星星充电的母公司万帮新能源投资集团从一开始就冲着全产业链布局做了铺垫。通过新能源汽车销售、充电设备研发销售和充电桩安装实现盈利。再利用全版块“车桩网”一体化的互动消化前期星星充电巨大的建设投资,最后实现充电运营版块的盈利。

自2014年成立以来,星星充电已投资10亿,在全国25个城市建成3万余个充电桩,其中通过验收并上线运营20000余个,主要集中在京广沪、苏鄂皖。公司宣传充电运营板块已实现盈利,但其尚未拿到其财务数据。

2018年6月,星星充电与中石化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确认在新能源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及场站建设运营、汽车销售、保险、二手车、共享汽车服务等方面展开全面深度合作。2018年10月18日星星充电与中国石化江苏石油分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合作共建的首个电动汽车充电项目——南京湖西街电动汽车充电站正式上线开业。

3、国家电网

公开资料显示,包括电力增容费用,国家电网已经在充电基础设施领域投入超过200亿元。从建桩运营的数量上看,国家电网排在第二位,共建设运营充电桩5.65万个。2015年12月29日,国家电网全资子公司国网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成立,此后的三年间,国网电动汽车与其势力范围内的各省电力公司成立了合资子公司,开始全面介入各省市电动汽车充电服务的监控和集中管理。

2016年国网电动推出互联网平台易充电,资源丰富、标准统一的充电服务网络与智能平台,可查看充电桩实时信息,通过手机APP扫描充电桩二维码或使用全国统一充电卡进行便捷充电。

2017年国家电网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智慧车联网平台,实现了全国绝大部分充电桩的统一接入和统一支付。 2018 年 9 月国家电网宣布,其下属智慧车联网平台与南方电网智能充电服务联通。至此,我国电动汽车充电服务全面实现互联互通,我国主要的20 家充电运营商、超过 25 万个充电桩均接入“一张网”,为电动汽车提供“一站式”服务。

(二)国外主要参与者

美国充电桩运营行业主要由运营商+车企共同主导,其中Chargepoint 充电桩市占率超 70%为业界龙头,快充桩兼容美国SAE、日本 CHAdeMO 标准,充分实现互联互通。日本由政府+车企主导,充电设施统一运营;用户只能通过公共充电桩充电、利用率较高。欧盟:车企主导充电设施建设运营,平台运营商助力互联互通。

ChargePoint拥有从7.2KW到500KW功率的产品线,最高输出功率500KW可以在15分钟内增加数百公里行驶里程。IONITY充电网络使用欧洲充电标准,最高输出功率可达350KW,可以在5-8分钟内冲入80%的电量。特斯拉拥有自主充电网络Supercharger,也希望通过谈判加入到IONITY充电网络。

六、充电桩运营企业倒闭潮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富电绿能、容一电动、聚电科技等宣布破产,充电网年初停止运营。从大环境上看,主要是投资经营成本高、盈利困难、资金渠道收紧,再加上市场规模小、竞争激烈等因素,造成了小企业率先破产出局的局面。具体到以上企业,前期盲目的跑马圈地却陷入连连亏损(目前尚无充电桩运营企业仅靠充电业务盈利),没有资本继续补血后资金链断裂而最终走向倒闭。

北京富电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宣布终止在新三板挂牌交易,其董事长庞雷公开回应称,“由于扩张步伐过快,资金链难以匹配就会导致各种问题出现”。

深圳充电网科技公司今年年初被曝因资金链断裂而宣布停止运营但未宣布破产清算。

聚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被并购,深圳市沃尔核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人民币800万元受让聚电网络48.776%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深圳容一电动科技有限公司是由传统事务转型介入新动力范畴的典型,早期首要做充电枪,后来充电枪范畴竞争者增多,容一电动拓宽产业链进入充电桩范畴,归于研制、出资和宣扬等方面都较为急进的公司之一。关于闭幕原因,容一电动在布告中称,因研制资金投入过多,未能及时转化为效益;因融资方法不当,公司运营财政本钱过高;公司近年来持续亏本,已无法持续运营。

综上所述,充电桩千亿级市场规模,仍有极大的发展空间。但充电桩运营市场困境长期存在且尚未破解,前期投入高、使用率低、盈利周期长、持续亏损。当前充电桩运营市场最关键的问题是提高充电桩利用率,尽快实现盈利,才能保障后续资本持续进入,盘活整个充电桩市场。否则随着新能源汽车推广量逐年增长,若充电市场困境无法根本解决,充电基础设施恐将成为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绊脚石”。

  新浪财经讯8月28日消息,香港交易所称9月2日上午9时起,浙江展望股份有限公司取消上市地位。

责任编辑:陈志杰

最后编辑于:2019-09-09 09:11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