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网赚

导航菜单

呕心沥血为餐饮:记义乌市餐饮宾馆行业协会秘书长—吴清_我要网赚

"\u003Cdiv\u003E\u003Cp\u003E呕心沥血为餐饮:记义乌市餐饮宾馆行业协会秘书长—吴清\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一位肾功能衰竭的花甲老人,每天只能靠透析度日,可他却坚持上班,为义乌餐饮业把风掌舵;他十多年如一日为协会操劳,会员们多次想给他加工资,他总是婉言谢绝;他深谙餐饮之道,跻身前浪引领后浪,被浙江省省餐饮烹饪协会誉为“义乌餐饮业的一面旗帜”……\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笑对病魔 醉心餐饮\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每天早上9时左右,63岁的吴清就会骑上他的电动自行车直奔位于稠城街道的市餐饮宾馆行业协会。一番打扫整理后,泡上一杯清茶,开始埋头处理眼前的公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中午11点多,捶捶酸痛的腰背,蹬蹬麻木的双腿,收拾皮包回家,如逢周一、周三、周五,他还要到中心医院接受四个多小时的血透;\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躺在病床上血透的他,心里牵挂的仍然是餐 饮业的大事小事,餐饮方面有任何活动或会议,只要不安排在血透的时段,他必定参加……\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这就是吴清在等待肾源的日子,每天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体检查出肾功能衰竭\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吴清是一位身材颀长,气质儒雅,谈吐风趣的老人。尽管时时受到病痛的折磨,可从他脸上丝毫看不出沮丧愁苦的神情。与其交谈,反而不时被他那乐观豁达的性情,淡定平和的心态所感染,让你不禁对眼前这位坚强的老人肃然起敬。\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学中医出身的他,年轻时曾在杭州西湖中医药研究所工作很长一段时间。30岁后,他喜欢上了餐饮,自费到杭州、北京等地的酒店管理学院进修。随后回到义乌开办酒店宾馆,自此与餐饮业结下了不解之缘。\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1993年,义乌成立餐饮宾馆行业协会。吴清一边忙于自己的事业,一边担任协会理事。这期间,他深研餐饮管理方面的各种书籍,调查分析  义乌餐饮界现状趋势,并越来越喜欢协会工作。1999年初,他转让掉生意红火的酒店,专职担任起协会秘书长,全身心投入到义乌餐饮管理工作中。10多年来,他的工资从来没涨过,当其他协会的专职秘书长工资涨到四五千元时,他依然只拿每月2000元的工资。协会负责人及会员们多次提出要给他加工资,还为此专门开会研究,但每次都被他婉言谢绝。他说,上这个班不是为了钱,他喜欢这份工作,愿意为此尽一点绵薄之力。\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如今的他已是浙江省餐饮烹饪行业协会常务理事、金华市餐饮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金华市名厨管理委员会名誉主任。2006年、2008年度还被评为浙江省餐饮行业协会先进工作者。\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身体的不适是从2000年初开始的,那时,他偶尔能感到全身乏力、嘴唇发干的症状。医生检查后说他血糖、血脂偏高,要注意休息。他想想这不是什么大毛病,再加上工作那么忙,平时除了吃点药,并没把这些病放在心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肌酐730,肾功能衷竭,必须尽快做透析!”2  008年8月的一天,吴清在市中心医院体检时,医生的诊断让他全身一凛。\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家人第二天就把他送到浙一医院治疗。他怕耽误工作,住院治疗了半个月后,坚持出院回义乌吃药观察。但药物已控制不了他的病,一星期后,病情越发严重。家人再次把他送到浙一医院。\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等待肾源的日子坚持工作\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你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再不透析就有生命危险!”浙一医院主治医生神情严肃,让他选择腹透还是血透。医生说,血透的话,一周做三四次,必须躺在医院病床上,不能随意走动;腹透的话,每天要输液八九个小时,可以回家挂。\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可以回家挂!”这句话让吴清坚定不移地选择了腹透。这样就用不着整天躺在医院病床上受罪,也意味着能够抽空做点协会的事情。主意一定,向医院交了5万元肾源定金后,立即打道回府。\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上午我要到协会上班,中午回家做透析。” 家人朋友都不同意他的打算,纷纷劝他在家好好休养,协会的事不要去做了。“整天躺在床上,那我不成废人啦。只有工作着,我才会忘掉病痛,才能感到生活充实。”家人拗不过,只得尊重他的意见。一天两袋腹透液,往往从中午12点多开始输液,到晚上十点左右才能结束。\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餐饮协会里的一帮年轻人大多办有自己的实体,每天生意很忙。吴清就尽量揽过协会的事务,对餐饮业“五常法”导入、协同有关部门组织检查、调处纠纷、厨师晋级评审、各类餐饮烹饪赛事组织等每件事情都亲历亲为。众人不忍,“逼”他回家休息。每次他总是轻描淡写地笑道:“这点病算什么?你们不要把我看成病人嘛!”会长吴文农心疼地叹道,吴老这人做协会的事特别认真,对自己的事却“心不在焉”,有时一忙起来就忘了透析,害得家人担惊受怕。\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去年10月底,《业内人曝部分餐饮店潜规则》一文在网上广为流传,使得不少市民一度对餐饮业怀有愤慨和疑虑。为了让广大市民尽快了解真相,11月初,吴清会同市卫生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带着本地媒体,对十多家餐饮酒店的厨房进 行突击抽查。每到一处,他不仅一一指出存在问题,还详细讲解改正办法。下午一点了,家人见他还不回家,拼命打他手机。直到下午三点左右,他才满脸疲惫地回来。那一天,输液结束已是凌晨两点钟啦!\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时间一长,腹透也不能解决问题了。2010年11月7日,吴清突然昏厥,全身肿胀得厉害,到中心医院抢救了四天四夜也没醒过来,后转到浙一医院抢救才睁开眼睛。浙一医院的专家会诊后说,肌酐达到1400,血压超高,已引起心肌梗塞并发症,必须做血透并实施心脏搭桥手术。\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浙一医院出院后,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他又坐不住了,每天上午都要到协会办公室处理一些事务,餐饮方面的任何活动他都不想错过。这不,6月12日,他还利用周末不做血透的机会,到杭州参加了浙江省名厨委员会召开的会议。\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奉上经验学识,只为提携后人\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近年义乌没发生过一起食物中毒事件;义乌餐饮业有一批充满激情、积极 向上的年轻精英!”这两点是吴清最值得欣慰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省餐饮烹饪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义乌3500多家餐饮企业,数量庞大,风味齐全,却丝毫不乱。义乌整个餐饮业的有序健康运行,餐饮协会功不可没,其中很大一部分归功于吴清的辛勤付出,他可以说是“义乌餐饮业的一面旗帜”。\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吴清对年轻人充满希冀,他说年轻人思想新有活力;吴清对生命满怀感恩,他说“人命关天“是大事。他满头的银发与额前的皱纹历数着前辈们的阅历和见识,他款款道出的是前辈们尘洗过的包容与平和,他以坦荡无私及公平、公正的品格和行为,妥善处理了义乌餐饮业数不清的难事和大小事,令会员们和业界人士深深折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吴老师,我想开个酒店,能帮我指导一下吗?”“吴老师,不知什么原因,我的酒店生意越来越差啦!”诸如此类的问题,每天总有不少人向他请教。与餐饮业打了二三十年交道的他深谙餐饮之道,想想自己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所以每次施教,他都非常耐心细致,恨不得把自己的经验学识全都掏出来。在给学校、医院及餐饮酒店授课时,常常一讲就是三四个小时。\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因不了解餐饮业管理制度,宗江大酒店一度生意不好,一些员工想集体跳槽。老板为此十分苦恼,遂向吴清求救。吴清获悉后,顾不得还在做透析,拎着透析液就往酒店赶。他一边谆谆劝导,做服务员、领班的思想工作,一边召集酒店相关负责人,从菜肴的品相、口味、生态到酒店的分工、管理等,都一一做了深入透彻的剖析,随后还帮酒店导入“五常法”管理机制。在他的悉心指点下,宗江大酒店的生意很快红火起来。\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做餐饮不能光想着赚钱,要先学会做人,讲究厨艺、厨德最重要。”在吴清这位餐饮业前辈的正确引领下,义乌餐饮业“闹”得风生水起,百花齐放香满园;一批如锦庐酒店老总方遒、拨浪鼓老板倪成林等业界精英也脱颖而出,他们在做人、做事、酒店管理等方面几乎都得到了吴清的真传。\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013-11)\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

最后编辑于:2019-08-19 10:13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