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网赚

导航菜单

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也没那么容易被关上_我要网赚

义乌兼职招聘工资日结绝大多数小镇面对的问题都能解决, 想做的事都能做到, 但必须有合适的人, 在得到诸葛亮之前, 刘备也惶惶若丧家之犬.

一、龙潭大峡谷: 

龙潭大峡谷位于河南洛阳, 拥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奇石林立,依山傍水, 还有古色古香的寺庙文化, 是国家5A级景区,  曾一度被誉为“世界最美峡谷”、“中国最美的40个景点”。85块的门票,每年平均访客高达90万, 盈利可观。为让景区生意更好,负责人决定大力修建。但事不如愿,修建后的大峡谷没有让游客人数更多,挣的门票钱也只够支付每年的高额利息,整个景区呈下滑趋势。最后不得不宣告破产, 景区也不再对外开放了。因为没有人维修。大很多地方都杂草遍地,只有偶尔看到几个观景的游人,景象实在是荒凉。

作为曾经最美丽的5A级景区,龙潭大峡谷原可以有着更美丽的发展,却因运作不当, 如今举步维艰, 而很多资源条件不如龙潭峡谷的文旅景区却能让人趋之若鹜,不得不说是事在人为, 似懂非懂的人会把一个好项目做臭, 高水平的人可以把一个普通的地方做得风生水起, 所以特色小镇, 特别是文旅小镇, 人才体系的搭建至关重要. 

谁来操盘, 合纵连横, 整合各种资源?

谁来搭建小镇的文化体验体系, 谁做文化的演绎者?

谁来做小镇的民宿客栈主人、谁来开怎样的店?

小镇的员工应该是怎样的照型? 如何彰显表达小镇的理念?

小镇成功需要的不是一群人, 而是一个人才体系, 在小镇中各司其职, 互相效力, 让小镇欣欣向荣. 但搭建这样的体系谈何容易?

二、为何难: 

骄兵必败, 文旅特色小镇建设绝不能忽视搭建人才体系的难度. 小镇绝不仅仅是大点的地产, 随着规模扩大而来的极具增加的复杂性, 在人才体系搭建方面主要是下面三个方面. 

难来之

一般文旅特色小镇都不处于发达城市核心位置, 而是在远郊或者更远的地方, 那里没有好的大学, 先天没有人才基础, 甚至基础的服务人员也比较难招, 本地的村民、镇民整体素质不高, 对于公司的培训提出极高的要求.

难安之

既来之则安之, 但安之需要基本的配套, 小孩需要上学、生病要去医院、休息的时候需要买菜逛超市, 一般文旅小镇地处偏僻, 这些配套价格昂贵, 又不会带来直接的商业价值, 很少有操盘者愿意投入, 但因为没有这些基础配套, 也许有人会因为工资高、收入好来一段时间赚些块钱, 但孩子需要上学、休息的时候想要娱乐, 久了就想要离开; 没有稳定的员工, 服务质量跟不上来, 文旅体验不好, 项目没有口碑, 文旅小镇要大获成功几乎不可能. 

难驾驭

越复杂的人群约难管理, 大家的目标不一样、行为方式和准则都不同; 往往鸡同鸭讲, 而特色小镇的人才正式如此复杂, 有平时的物业, 业有各种店主, 还有文化的演绎者等等, 有些不是你的员工, 小镇没有直接的奖惩权利, 如何管理是一大难题. 还有些小镇发镇需要借势的人, 这些人你的木心、你的诸葛亮? 操盘手当如何三顾茅庐, 如何和这些人维护良好的关系, 让他们为我所用, 也是很多地产商转型做文旅小镇所必须面对的新问题.

三、乌镇如何?

所有这些问题乌镇都曾面对, 跟所有湮没无闻景区不同的是, 乌镇在发展的每个阶段都因为得到适当的人才把景区运营得很地道而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获得了丰厚回报, 人是关键, 陈向宏如何搭建乌镇的人才体系? 可以用曹操的一句话形容, ‘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这话形容陈先生也许很夸张, 但待人以其道的确是成功关键. 

1、慨当以慷, 忧思难忘: 同气相求重金求人开事业。

首先, 陈向宏让人知道自己为何而战, 具有类似梦想和价值观的人才会汇聚在周围.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好, 奉天子以令不臣也好, 曹操有清楚的价值主张, 他要的是天下,  他赏罚分明, 不拘一格,是所以天下人才趋之若鹜, 曹操才成为三国时期最强大的一代雄主. 虽然领域不同, 这个类比也许不太恰当, 但陈先生也是胸怀高远, 志向远大, 后来才吸引了各样的人才共建乌镇. 陈自言, 他是乌镇人, 乌镇要做最好的古镇, 超越其他古镇, 不仅要做第一, 而且要做唯一, 也许正式因为有这样的愿力, 在乌镇刚开始的时候, 很多乌镇人成为乌镇的共建者, 很多严格, 甚至的过分的要求也得到理解, 陈向宏也设计了很好的分利机制, 大家都能从壮大的乌镇事业中赚钱, 陈也有更大的余地招兵买马, 训练队伍, 而逐渐实现梦想的乌镇, 更让建设乌镇的人有中自豪感, 归属感, 成为乌镇成功的基础. 

其次, 乌镇重金表明用人的真诚, 这也是人才趋之若鹜的重要原因. 只有真金白银才能证明你的真诚, 谷歌苹果都是如此, 用极高的待遇表明公司对人才的重视, 表明他们真的是行业一流, 员工才会真正以公司为荣, 乌镇也是, 让与乌镇合作人都赚到别处赚不到的钱, 民宿主、乌镇的店铺才有竞争压力, 削尖脑袋也要满足乌镇的服务标准. 最近乌镇大幅提升一线员工的薪资, 就是为了提升职业自豪感荣誉感, 激励员工精益求精, 以乌镇为荣, 捍卫乌镇的品质. 

再次, 乌镇建设了顶级的生活配套, 让人能安顿下来; 木心美术馆、乌镇大剧院、昭明书院, 陈向宏在乌镇建设一般只有一线城市才有的顶级生活设施, 乌镇人在小镇上就能享有, 这就解决乌镇人才的后顾之后, 可以在此安居乐业. 

既来之、则安之, 但复杂的人才体系如何驾驭? 如何让各种人才各尽其用是乌镇发展更大的挑战, 陈向宏是怎样做的呢?

2、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招募大咖深思远虑谋跨越

有了兵可以打仗,可以获得小的胜利, 但真正的胜利在与联合和结盟, 上兵伐谋, 其次伐交, 再次攻城, 谋划和联盟在乌镇的发展史上绝对浓墨重彩至关重要, 这就是乌镇跟其他还仅仅停留在观光旅游门票度日风景区的区别, 文旅小镇的突破需要借势, 需要各路神仙的鼎力相助. 这点陈向宏做的很到位. 

a. 三顾茅庐精诚至: 木心、陈丹青、王安忆·木心美术馆

木心美术馆是乌镇的地标之一, 因为木心, 乌镇捕获了很多文艺青年的芳心, 陈向宏跟木心素未谋面, 他是如何跟木心结缘的? 首先因为茅盾文学奖的缘故, 陈向宏认识了王安忆, 又通过王安忆联系到了陈丹青,  而陈丹青是木心在纽约的学生, 陈向宏就通过陈丹青联络上了木心. 正如六度分隔理论, 任何人和任何人的差距只相差六个人, 所以如果你需要结识哪个人的话, 只有有心就一定有机会; 找到之后就是结缘. 陈向宏为了木心的回乡,前后花了五年时间。在这段时间中, 陈丹青几乎都在场, 关于陈向宏和木心的关心, 陈丹青这样描述, 

(陈向宏)可比从前老家族的长子长孙,老辈面前唯是恭谨,恭听,要言不烦。直到木心辞世,执礼如一,不是弟子礼,更不是官场见了文化人那种夸张到恐怖的虚礼,而是一个江南汉子的敬与正。木心死去翌日, 陈向宏花一整天布置灵堂,全程督办,亲自摆放。他处处设想先生的品味. 那几日天寒地冻,家人兄弟临到族中的丧事,都未必这般贴心。

就这样, 陈向宏让木心在乌镇真正的安下心, 成为乌镇的一个精神图腾. 真正打动人的, 唯有真诚. 

b. 广结善缘共盛举: 黄磊、孟京辉·世界戏剧节

乌镇世界戏剧节是乌镇最重大的节庆项目之一, 每次都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爱好者前来狂欢, 是乌镇的一大ip品牌, 让乌镇拥有其他小镇所不具备的精神气质, 显得卓尔不凡. 世界戏剧节是高度专业的工程, 需要极其专业的人才资源, 陈向宏是如何结识并创享的?这要提到一个关键的人, 黄磊, 而跟黄磊的结缘是因为一个不愉快的问题.  那年黄磊在乌镇拍摄《似水年华》, 在东栅搭了一个棚子,陈向宏不允许在乌镇乱搭乱建,就让工作人员拆掉。黄磊出来跟陈向宏协调,,两人觉得投缘,陈向宏就看了《似水年华》的剧本, 是关于乌镇的。陈向宏觉得他们两个可以相互配合,电视剧帮乌镇宣传, 陈向宏给黄磊很多的方便. 从此二人成为好友。那一年刚好非典,全国各地的文艺青年不能到外地去,只能到家里看电视剧。看什么?刚好播《似水年华》,非典后乌镇一下子爆了,黄磊之后就自称是“乌镇二当家”。

2007年乌镇西栅部对外开放,二人喝酒, 黄磊突发奇想说应该在这里办一个国际戏剧节。所有人都说黄磊是艺术家, 说得非常不现实。但陈向宏信了, 就开始张罗, 黄磊就把赖声川请来, 孟京辉导演也来了,孟导随口一句:“乌镇搞戏剧节,谦虚谦虚全国第一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冷静后分析一下, 陈绝对很有希望, 因为全世界出名的戏剧节有法国阿维尼翁、英国爱丁堡, 其他就没什么, 如果乌镇认真做, 靠中国的人口优势, 绝对有戏, 于是一步步的谋划, 陈向宏请来大设计师姚仁喜操刀乌镇大剧院,2013年,大剧院通过竣工验收。同年首届戏剧节华丽丽落地。 

从这里得到启示就是如果有机会帮助大咖, 就一定帮助, 也许我们不知道能够从这段关系中得到什么, 但只要大咖能够有些许帮助, 也许就会让我们的项目与众不同. 

c. 慧眼识珠将尽才: 刘若英·来过, 未曾离开

刘若英是乌镇宣传片的主人公, 一个江南女子的派头, 完美诠释了乌镇的美; 很多小镇可以花重金请明星做代言, 但很多流于表面和虚假, 因为明星跟那里的情不真, 观众也知道仅仅是广告, 但乌镇和刘若英不同, 其中有一段真实的故事, 里面有真实的情感, 看过之后让人感到无比真诚, 也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 陈向宏认识刘若英是因为黄磊拍摄《似水年华》, 那时他就对这个江南韵味十足的女子印象深刻, 乌镇对于刘若英而言, 不是一个拍戏的景点,更像是家,第二个故乡。因为刘若英对乌镇是真爱, 是真有缘份, 刘若英说: 

“一来跟这边的街坊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他们会打招呼’进来坐会啊’,‘饿了吗’……这里是一个很放松,又很亲近的地方。” “那些我爱吃的臭豆腐、毛豆、竹笋,还有三白酒也都没变。”, 所以陈向宏一再请刘若英代言. 宣传对于小镇的发展非常重要, 如何选代言人, 如何表现对小镇的真情实感, 比单纯选明星更为重要. 

大咖能够扩大小镇的影响力, 大咖能量能够触及大咖所能影响的人群, 让这部人知道小镇, 对小镇产生好感, 能够获取大咖的支持, 对小镇发展的重要显而易见, 陈向宏能结识大咖并和这些人共同建设小镇, 其中所展现的道很质朴, 但唯有质朴真诚,才最为动人, 通过大咖和乌镇本身的宣传, 很多人认识了乌镇, 也许来到乌镇, 但能让这些人持续来, 并推荐别人来, 就是乌镇, 是陈向宏自己要谋划的, 其中的关键就是让接触乌镇的人成为粉丝, 成为信徒, 这样他们就会忠诚, 就能把乌镇当作自己的家来帮助, 并真诚的希望乌镇好, 陈向宏是怎么做的?

3、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培养信徒创造粘性学宗教

任何大获成功的事物、公司、产品、景区都有点类似宗教, 有一批信徒持久的为之摇旗呐喊, 乌镇也是, 乌镇有一大批粉丝不断为乌镇摇旗呐喊, 也许在朋友圈, 也许在公众号, 也许是向好友的推荐, 乌镇的粉丝真心希望乌镇可以越来越好, 不遗余力的帮助乌镇, 很多景区都希望有同样的信徒, 但只有很少的能做到. 因为培养和发展粉丝都很难. 乌镇是怎么做的? 这里当然无法穷尽乌镇的做法, 只是让大家有个框架, 希望有所启发. 

第一是要有意识形态法则或者文化法则, 意识形态会让部分人着迷, 就像某些宗教外人很不可思议, 但在信的人可以为之献出生命, 乌镇其实也有自己的意识形态, 通俗的说就是文化, 这种文化是江南水乡、是传统中国、是道地古镇, 吸引的是非常有历史感、有文艺情怀的白领、小资; 乌镇倡导的是一种慢生活, 让繁忙的生活慢下来, 感受古镇悠闲生活的美好, 这种文化通过乌镇的小桥流水、古镇建筑、慵懒的本地人、各种手作体验展现出来. 相信的人就愿意为 这种文化买单. 

第二个法则是情感法则, 建立情感认同和共鸣, 陈向宏真正站在用户的角度, 把自己作为一个用户, 想用户的痛点、嗨点、泪点、笑点、累点, 然后帮用户做到, 陈向宏知道游客虽然来到古镇, 还是想要wifi, 还想要现代化的便利, 就把这些设施全部接入, 想到夏天行走容易出汗, 就在公共厕所准备了淋浴, 游客讨厌在景区被宰的感觉, 就通过严格的管理坚决杜绝宰客行为, 并将感动客户的做法标准化流程化, 不经意间感动游客, 和游客建立共鸣, 让游客真正感受到作为一个人被尊重、被礼遇、被当成贵宾, 游客自然成为粉丝. 显然这些都不能直接转化为经济利益, 但正是钱不是最终目的的诚恳, 是创造信徒的法宝. 

第三个法则是参与法则, 乌镇绝不是单纯贩卖风景, 那样的话, 游客来过已经看过, 没有必要再来, 乌镇销售的是参与感, 体验感, 是让客人从幕后登上舞台, 让他们去呈现、去展示、让用户有参与感, 让他们沉浸其中, 这就是乌镇举办戏剧节等等活动的原因,  参与了, 就是其中的一员, 就不是路人了, 就像乌镇广告, “来过, 未曾离开”

当然还有很多的手法, 说是手法, 其实是骨子里的对客人好, 让客人成为自己人, 这样才让乌镇能够永续经营, 因为乌镇真诚的满足客人, 为客人营造美好, 客人就成为乌镇的贵人. 这是绝大多少小镇的极致, 凡事接触的人都成为粉丝, 但小镇要更上一城楼, 成为世界经典, 就需要更高的人才, 更精英的人脉, 乌镇有幸做到了. 

4 、筑巢引凤,花开蝶来: 高举高打时来运转蒙临幸

最牛的人脉往往不能争取, 只能被临幸. 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网罗了世界互联网顶级精英的半壁江山, 甚至国家主席莅临参与, 这绝对不是乌镇、陈先生所能争取的,但乌镇做对了一些事, 这些事让临幸成为可能. 

地处长三角核心区域, 得尽地利之便; 古色古香, 有鲜明的中国文化特色; 有举办世界戏剧节, 世界现代艺术展等大型国际活动经验; 是高规格的度假小镇, 能够接待数千人高端人士; 所有乌镇前期的布局都是高标准严要求, 互相效力, 才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不二之选, 因此乌镇的发展, 得到世界级精英的加持, 更上一层楼. 

未来中国很多小镇都将有临幸的机会, 这是中国的大时代, 这是天时, 没有思维的高度注定会于伟大失之交臂, 因为未来十年中国大概率将再次成为世界的经济中心, 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会持续提升, 肯定会有一系列国际高度的事件发生, 但如果发生在你的小镇, 你就可以笑傲江湖. 

天时属于所有人, 你需要找到地利, 哪里可能是龙兴之处? 一定要先占据优势资源, 然后就是人和, 是人的谋划,  确定小镇的文化, 招募一支志同道合的团队矢志不渝, 合纵连横, 扩大小镇的影响力; 利用系统的方法创造小镇的粉丝, 联合一切能够联合的人, 让小镇走向辉煌. 乌镇就是这样过来的.前车之鉴, 后世之师. 

“所谓草根,荒年过去,风吹过来,立马疯长。因缘际会,见山开路,遇事解决,原是草根人物的命。”——陈丹青

四、总结借鉴

所谓人才体系, 是我们后来的总结, 很可能陈先生根本搭建人才体系的想法, 但通过这样的框架, 我们能够更清楚看到, 陈向宏, 乌镇在不同的阶段, 如何撬动不同的人才, 做了怎样的事情, 对我们自己小镇的建设有巨大的启发. 

伟大的目标才能聚集干大事的人: 要做就做不一样, 做世界第一

陈向宏做乌镇的第一天, 就要让乌镇做第一, 是这份初心, 让乌镇能够有今天, 也因为这份初心和对初心的坚持, 让陈向宏建立了高效的团队, 认识了同盟的好友, 也集齐了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条件, 如果没有这份雄心, 乌镇很可能还是原来的样子, 木心曾永远不想回去, 或者是一个一般的小镇, 比不上周庄西塘; 如果没有宏大的目标, 我们小富即安、团队得过且过, 盟友也是泛泛之辈, 根本不可能吸引优秀的人才, 在竞争日益激励的今天, 终局就是三国益州的刘表, 难免被收编的命运. 

天下智力、以道御之: 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需要什么样的人, 有针对这样人鲜明的说法和做法

陈向宏对员工是系统培训, 赏罚分明; 对商户是大大让利, 但严格管理, 确保游客体验; 对外部大咖牛人堪称礼贤下士, 甚至三顾茅庐, 让各种人才都能为己所用, 都能为乌镇壮大贡献力量. 我们操盘自己的项目也应注意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法, 最忌讳把任何人都当成自己的员工, 摆出老板的架势, 特别是我们小镇发展之路上的贵人, 如果不能如刘备般三顾茅庐、如向宏般精诚所致, 恐怕小镇很难有大的突破.

人是最难琢磨的动物, 人心最复杂, 魑魅魍魉, 鬼蜮难测, 充满了反复和背叛, 人才体系的搭建更加复杂, 三教九流无所不用, 陈向宏却一贯 “持礼如一”、“不失一个江南汉子的诚与敬”;  大概只有真人才能结真缘, 正如一位先哲所言

没有什么道路可以通向真诚。 真诚本身就是道路。

文旅研究员文刀良 13681426492同微信 charlesjinjunwen@163.com

  8月9日,号称筹备6年、投资3.6亿元的科幻战争电影《上海堡垒》上映。该片由热门作品改编,著名导演掌舵,顶级流量明星出演,然而上映5天后,豆瓣评分下降到3.2,票房只有1.24亿,排片下降到5.3%,可谓票房口碑双失利。网上网下“有口皆骂”,以至于导演、编剧、主演纷纷出来道歉,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又一新奇观。

  自年初《流浪地球》热映,2019年就被人们记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观众们也在热切地期盼中国科幻电影从此迎风远航,然而半年过去,曾被寄予厚望的《上海堡垒》彻底垮掉了。有网友称,“《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这也成了舆论场对这部电影的主流论调。更有多家媒体平台发起,“《上海堡垒》到底差在什么地方”“《上海堡垒》算不算科幻电影”等问答。

  中国科幻电影究竟将驶向何方?观众、业内人士、相关专家都有点迷茫了。“难道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就那么容易被关上了?”骂了一周《上海堡垒》后,大家开始冷静思考。

  明星流量不等于电影质量

  “剧情缺乏逻辑,主演演技尴尬,造型特效粗糙,配音口型对不上”,这是观众们一致的观影感受。至于这些问题的罪魁祸首,则被归于过分依赖“热门IP+流量明星”的模式上。

  “颜值在国内影视圈或许曾经具有票房号召力,投资方可能心想,有颜值有流量,有流量就有票房;如今《上海堡垒》的市场失利引人开始思考流量逻辑上的谬误。流量明星的辉煌不再,其实质原因可能不在于明星,而在于影视圈对互联网经济的迷思。大概自2014年起,国内IP热潮风起云涌,投资方纷纷抢购价码高得惊人的各式IP,可惜的是,纵使有再好的IP,其价值在电影结束戏院放映之后就瞬间消陨了。”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台湾艺术大学电影学系讲师张婷婷说。

  她认为,明星的流量不等于质量。纵观好莱坞那些领取巨额片酬的电影明星们,他们之所以能够挟带票房号召力乃是出于其光环;而明星光环则来自过往累积的一部部好作品,甚至是具指标性奖项的肯定,例如颜值高的小李子(LeonardoDiCaprio)从影多年,最终也要通过奥斯卡奖对《荒野猎人》的肯定才终于让他得以摆脱“花瓶”的既定印象;得奖的优质作品、下一部电影的票房号召力、更优渥的片酬、更优质的影片邀约,方能形成一个明星养成的健康循环。

  以执导情感戏著称的滕华涛导演曾吐露,看到了一张鹿晗的照片就直接定了他,并且一定程度上为他量身打造了剧本。2016年,鹿晗主演的《盗墓笔记》虽然口碑奇差,但票房依然超过10亿。滕华涛没想到,“粉丝与流量变现”的模式这么快就失灵了。“想要圈钱哪那么容易,不是观众对流量明星逆反,是冷静了,理智了。”电影爱好者润华对记者说,他不同意有人说,存在故意打低分、黑明星的说法。

  科幻电影光谈恋爱可不行

  “都世界末日了,还有人上街遛狗?”“拯救世界的战士,怎么留那么厚的刘海,还不带乱的?”“分明就是个爱情片,非要说自己是科幻片,有意思吗?”网友们纷纷质疑这部电影的科幻成分。

  “《上海堡垒》,基于观众既定印象,白净的流量明星多是出演较轻甜的电影类型,加上导演滕华涛过去的都会爱情作品,《上海堡垒》主创人员的调性自然跟科幻类型的电影内容相去甚远,无形累加了票房变数。”张婷婷认为,由于《上海堡垒》乘着科幻元年的浪头,加上片方大力将之营销为《流浪地球》的接力之作,观众的期待程度自然大幅度提升;当看完电影的观众在网络上带来如潮的恶评时,评价力量如同滚雪球般使票房曲线急遽陡降。因为在充斥着无限评论网站的网络世界里,票房曲线下降的颓势将呈现指数型的下降,并且下降的力度通常难以挽回。

  从此前公布的数据上来看,《上海堡垒》在特效上的花费并不比《流浪地球》少:搭建了1.55万平方米的实景,用了1600个特效镜头(《流浪地球》共有2003个),占据全片总镜头数的90%,并找了5个国家的特效制作团队……然而,实际效果观众却不买账。“抄袭了很多国外科幻大片的经典场景和构思,看着没意思。”看过影片后,观众孙京说。他觉得,既然是讲中国、讲上海,就要有自己的东西,有自己的逻辑,光有视觉效果,不如打游戏了。欠缺硬核的科幻内容,在架空背景之下缺乏独立的逻辑和统一的价值观,使得《上海堡垒》看起更像是一部有科幻元素的爱情片。然而,即使当做爱情片,观众们也觉得它毫无意趣,俗套、假大空,“只觉得尴尬,没觉得感人。”孙京直言。

  道阻且长,前途光明

  早在今年5月,科幻作家刘慈欣谈及中国科幻电影时就曾预言:“我们不可能,也很难指望以后每一部科幻电影都像《流浪地球》这样。”在他看来,中国的国产科幻电影目前还不具备西方的电影工业体系。虽然这些差距是可以通过努力缩短的,但前提是“创作者应该对科幻本身有一种情怀”。《流浪地球》导演郭帆也曾表示,拍摄《流浪地球》让他意识到,中国电影工业化还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要建立一套像好莱坞一样成熟的产业流水线还有很长距离,也需要更多的尝试。

  《流浪地球》的成功并不能代表国产科幻从此就能顺风顺水,《上海堡垒》的失败也不能断定国产科幻彻底毁掉。最近,舆论场冷静下来了,日益清醒地认识到一个事实:中国科幻电影之路,道阻且长,距离进入良性发展、全面爆发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好在,观众基础尚在,优秀原创作品也不断增多,特效制作水平更是日益提高,我们可以期许一个光明的未来。

  有文章梳理了新中国的科幻电影史,其实早在1963年,上海科教电影厂出品的短片《小太阳》就已经是中国科幻电影的萌芽了。到了上世纪80年代,《珊瑚岛上的死光》《错位》《霹雳贝贝》《合成人》都是很优秀的科幻题材作品。然而,离工业化的标准,还差很多,直到《流浪地球》的出现,又重新让观众燃起了对中国原创科幻电影的信心。

  影评人电子骑士的一句话被多次引用,他说:“烂片多了是好事,不用担心:泡沫总会破裂,沉渣总会滤净,万马齐喑无人歌唱才是最糟糕的。”从这一点上来看,《上海堡垒》的失败似乎也并不是没有其意义。

  “虽然科幻元年的荣景未必会因为一部失利的《上海堡垒》就此谢幕;但产业界的眼光依旧必须回归到影片质量的经营上,不论是电影、明星或类型片,皆是要藉由长时间的投资与经验积累,方能催熟整个影视产业。”张婷婷说。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最后编辑于:2019-08-19 10:13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