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网赚

导航菜单

萝莉变大妈说唱歌手剁手指,直播平台早就该上“紧箍咒”了!_我要网赚

挂机赚钱网站近期,直播平台频频出事,首当其冲的是红花会成员贝贝在直播时,突然情绪激动,疑似拿刀剁下了自己一根手指,血腥的场面吓坏了众多深夜围观的网友。

事件在今天不断发酵。涉事直播平台回应称,该主播行为严重违规,已将其直播账号禁播,对于该主播是否有自残行为,直播平台表示将进一步核实。今天下午,红花会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原地解散,就此消失”。

自《中国有嘻哈》一炮而红之后,众多rapper纷纷浮出水面,收获众多粉丝。自红花会PGONE事件之后,好不容易火起来的中国嘻哈圈遭遇了一轮重创,此次红花会贝贝割手事件无疑令整个说唱生态雪上加霜,前几天刚因乔碧萝“萝莉变大妈”闹剧正在陷入舆论讨伐的直播行业,或将迎来一轮新的监管。

疑因粉丝脱粉回踩,直播剁手“想求一个公正”

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来自上海热线的信息介绍,贝贝剁自己手指的原因,是因为有贝贝的粉丝,曝出了贝贝和自己以及和他人暧昧的记录。这位粉丝表示,自己知道贝贝在和自己暧昧的时候,同时也和他人聊着,但自己觉得并无不妥,直到后来贝贝突然开始发各种调情的微博。自己在对他进行劝诫后,他却把自己删了,因此这位粉丝直接曝出了贝贝暧昧调情的记录,同时要求贝贝为众多女粉丝道歉。

因此,网友们纷纷开始声讨贝贝,称呼他为渣男。不过贝贝本人显然认为自己很委屈,因此在直播中,他承认自己睡了女粉丝,但自己是问心无愧的。有网友对此不认可,依然称呼他为渣男,导致贝贝一时上头,直接剁下了自己一根手指。

贝贝本人似乎并无大碍,之后还在自己的小号发布一则动态,表示“好着呢,不至于,爱你们”,还在评论区写道“小李永远问心无愧就完了”。随后,他又删掉了该篇微博。歌手本人微博账号内容已被清空。

事后,红花会的工作人员出面进行了回应。他表示贝贝本身是一名甲亢患者,容易情绪激动,这次被冤枉后又被网络暴力,他想求一个公正,想证明自己问心无愧,结果做出了很极端的行为。希望大家不要恶意猜测,也不要再传播这样错误的示范,很抱歉,但他也是一名受害者。

今日,北青报记者从一直播平台获悉,平台已对该主播账户进行处理,永久禁播。且相关违规视频已经下线。

今天下午,@GDLFMUSIC发文宣布红花会解散,称“对(贝贝)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们非常抱歉但也无法弥补、束手无策、更无能为力,同时也很担心再二次发酵下去会有更极端的事情发生。”并表示此事纯属个人行为,与从事行业、以及从业人员无关。还称大家会陪在贝贝身边,帮他走出来。

红花会成员弹壳也发文表示:“事已至此,我们不想让事情再继续发酵下去,影响到这个圈子和我们喜欢的音乐,我们原地解散,就此消失,感谢所有朋友。”

红花会于2011年11月5日由弹壳(刘嘉裕)成立,此前主要成员有弹壳(刘嘉裕)、丁飞、贝贝(李京泽)、蜘蛛(刘蒙德)、阿之(娄云鹏)、 BrAnT.B(白曜隆)、PG ONE等说唱歌手。

极端行为是甲亢的锅?广大网友并不接受!因画面过于血腥暴力和令人不适,事件发生后,无数网友表示谴责。“8号风曝”对此评论,“然而这样的他,却被部分粉丝称为是‘真男人’,他可能有才华,但性格上的缺陷不是才华就能够弥补的;一个能因为受委屈就能轻易剁手指的成年人,也绝不能成为‘刚’和‘男人’的代表。睡粉丝的偶像不一定是渣男,但公开剁手指传播血腥暴力的人一定是!”

对于将极端行为归于“甲亢患者容易情绪激动”,广大观众无法接受。新浪娱乐官方微博相关新闻下方点赞最多的回复就是:“ 甲亢:这锅我不背!我可没让他去剁手”,还有网友表示:“甲亢患者只是比常人易爆易怒,不是易自残,更加不会不怕痛,看视频里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剁的自己的手,仿佛是别人的手”“甲亢被黑得最惨的一次”“我们才是受害者吧!我是做错了什么要看到这些”……

令人痛心的是,嘻哈正在被做事极端、满口脏话、放荡不羁的人重新拉回原点,走不起来的永远走不起来,好不容易见了光的优秀的人也可能因此被打回地下,真是一己之力镇关嘻,前辈十几年的努力全被搞完了!

连日来,上演“萝莉变大妈”闹剧的乔碧萝先后被斗鱼、虎牙、B站永久封停,直播行业的商业蓝图本就蒙上了一层阴影,主管部门的“紧箍咒”估计已经在来的路上了。8月4日,“萝莉变大妈”事件主角“乔碧萝殿下”在B站进行直播。但没过多久,乔碧萝殿下的直播间就被B站永久封禁。

8月4日晚,B站表示,主播“i萝殿の青铜姐姐诶”的直播间存在利用不正当手段刷虚假直播数据的行为,且直播间身份认证与实际主播不符。根据《bilibili主播直播规范V2.3》中“严禁使用外挂等辅助工具增加人气、挂机、刷道具,禁止购买虚假人气”条例,B站对该直播间予以永久封停处理。对于B站的封禁,乔碧萝殿下在微博表示深感抱歉。乔碧萝殿下承认有“水军”,却表示水军并不是她买的,但身份不符确实是自己的问题。

除此之外,乔碧萝殿下还在微博宣传了她的QQ粉丝群。南都记者查询群号码发现,该群成立于2017年9月,群名为“你们都是压寨夫人”。进群需要付入群费用,为25元。即便如此,乔碧萝殿下的粉丝群也已有824人,其中男性有682人,占82%。

虽然“乔碧萝殿下”先后被斗鱼和B站两家直播平台封禁,但在此次“萝莉变大妈”的事件发生后,这名女主播也赚足了热度。

据小葫芦直播数据统计,在7月27日至29日期间,给“乔碧萝殿下”送礼的人数从48人涨至1109人,其礼物收入也翻了五倍。另据“头部主播排行榜”网站的数据,“乔碧萝殿下”仅在7月29日的关注订阅数就增长了20.02万。

智嘉(化名)最近一直在关注“乔碧萝事件”的进展。智嘉曾是一位秀场流量主播,2016年直播火爆时,他的直播间5个月内产生了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

“相比乔碧萝是如何走红的,我更关心粉丝打赏的钱去哪了。”智嘉说,“你能想到吗?我直播间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只有5万是真实的,其余都是经纪公司刷的。直播行业是一个充满套路的江湖,在打赏背后,主播、经纪公司和平台都是赢家。”

再看“乔碧萝露脸事件”

据了解,此前“乔碧萝殿下”为斗鱼平台主播,直播时从不露脸,只用声音和粉丝交流,仅仅开播一个半月,就积累下5万粉丝。

7月23日23时左右,“乔碧萝殿下”与主播“Mix晴子”进行连麦PK。在连麦过程中,主播“乔碧萝殿下”因使用图片遮脸出现“操作失误”,导致其真实容貌暴露,其原本宣称的“萝莉”脸和少女外形瞬间变成“58岁妇女”,惹怒不少粉丝的同时也引发热议。

8月1日,斗鱼官方发布对“乔碧萝殿下”萝莉变大妈事件的处理结果。斗鱼称,该事件系主播“乔碧萝殿下”自主策划、刻意炒作,斗鱼将永久封停其直播间。

此前一天,“乔碧萝殿下”承认“露脸事件”是策划好的,此次推广花费28万元,并且已经开始接声卡和美颜相机的广告。

从7月23日的“意外”走红,到8月1日官方作出处理,短短几天内,“乔碧萝殿下”在斗鱼上获得了100多万的关注数。有媒体评论称:“一夜之间,她实现了其他大多数主播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实现的目标——从一个垫底主播成为头部主播。”

“乔碧萝露脸”后,有粉丝无法接受这“悲惨的现实”。据媒体报道,“乔碧萝殿下”粉丝贡献榜第一名“跳跃先知”曾为“乔碧萝殿下”打赏十万元,在得知其真容后当即改名。

不过,也有更多人挤进了乔碧萝的直播间,疯狂打赏。事件发生后的一周时间里,乔碧萝收到了8.11万元的打赏礼物,连麦的Mix晴子收到了21万元的打赏礼物。

有网友对此充满了疑惑:乔碧萝欺骗粉丝,为什么还有人给她刷礼物?“在乔碧萝事件后,给她送大笔礼物的粉丝很可能是经纪公司雇来的,这是经纪公司捧红一个主播再正常不过的手段了。”在智嘉看来,乔碧萝突然走红是一场策划营销,很多不知情的粉丝就这样一步步掉进了“陷阱”。

这不禁让我们对直播进行反思

一、直播“土豪”刷礼物,全都靠演技?

实际上,直播打赏的套路远不止于此。智嘉向中新经纬介绍,目前直播打赏有几种常见的套路。比如最常规的是,在各大直播平台的官方活动中,赢得名次的主播会得到平台的资源支持,比如曝光度等,想拿到这些奖励的经纪公司便会在比赛中为自己的主播刷礼物。

“我之前签约的一家公司为了让我在活动中拿到名次,就在直播间疯狂给我刷礼物,三五千块钱一个的‘城堡’‘火箭’就像点赞一样疯狂刷。”智嘉说。

此外,智嘉介绍说,“有时经纪公司的水军在直播间给主播刷礼物,会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土豪’,给众多围观的粉丝制造一种‘这个主播有土豪包养’的感觉。更有甚者,经纪公司会在一个直播间内安排两个‘土豪’互斗,比赛给主播刷礼物,以吸引围观的粉丝站队,跟刷礼物。”

在直播打赏背后,是经纪公司和直播平台的“默契配合”。中新经纬从某秀场直播平台内部人士处了解到,一般情况下,对于打赏流水,平台与经纪公司(主播)是四六或者三七分成,但这个分配比例是可以上下调整的。

某主播经纪公司工作人员鲁川(化名)告诉中新经纬,凡是这种刷礼物捧主播的行为,经纪公司都会提前给平台打招呼,不会按平台规定的比例抽成。一般情况下,一个直播间的打赏流水刷到10万元以上,平台会抽取10%或20%。

“虽然账号是属于主播的,但主播与经纪公司签约时,公司会以‘捧你’为条件,要求主播的账号与经纪公司绑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主播没有办法把打赏流水提取出来,如果提取出来,最后也要返还给经纪公司。”智嘉说。

智嘉还举例说:“2016年直播比较火爆时,我在某平台5个月就产生了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但其中只有五六万元是真实的,其余都是经纪公司刷的。后来我提现了20万元,被经纪公司知道后只能返还。”

二、直播打赏流水,主播“几乎拿不到”

社交平台陌陌发布的《2018主播职业报告》显示,9.6%的兼职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21.0%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2017主播职业报告》显示,约35%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兼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仅5%,6.6%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3万元。

实际上,除了那些自娱自乐的,大部分职业主播背后都有经纪公司。“现在市场上招聘主播的经纪人就和房产中介一样多,刚招到的主播一个月有几百块钱的基础工资,但当主播开始赚钱后,经纪人就可以从主播每月的打赏流水中按一定比例抽成。”智嘉说。

某主播经纪人刘向东(化名)向中新经纬透露,现在的主播基本与公会签,很少直接和平台签。“像陈一发、冯提莫那种绝对的流量大主播也与经纪公司签约。”据刘向东介绍,他所经营的主播平均月薪在12000元左右,和大城市的普通白领相当。

主播阿成(化名)则称,上述主播的境况算好的。他说:“如果一个500多人的主播公会,平均月薪能达到12000元,不可想象,我认为其中只有十几个人的月薪能达到1万多元。”

智嘉也表示,主播的收入远没有外界了解到的那么多,大部分主播赚的都是“死工资”。“现在,我每个月的礼物提成大概在3000元左右,再加上底薪8000元,每月工资一万多元。”

“我们的工资基本是固定工资加上略有浮动的提成,打赏流水几乎拿不到。”智嘉说,“一般男主播月薪大概在一到两万元之间,女主播可能在三到五万元之间,哪有什么年薪百万。”

而对于为何要加入经纪公司,智嘉则表示:“我算最早做直播的那一批人,早期我没有加入任何组织,但后来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比不过那些有经纪公司的主播,因为主播背后更多是资源的争夺吧。”

随着直播的大火,越来越多的问题暴露出来浮出水面,对此你怎么看呢?

最后编辑于:2019-12-04 16:09作者: admin